中國政府 貴州省政府 遵義市政府
信用中國

快速通道

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 » 新聞中心 » 鄉鎮動態

借助雙眼,讓妻感受大千世界 借助雙手,讓夫開創美好未來 ——正安縣中觀鎮一對在勞動中創造幸福生活的殘疾人夫妻

  • 字體
  • 打印本頁    |     關閉本頁    
  • 閱覽:

假如給她一線光明,年滿40歲的中年婦女簡琴會興奮地將近年來她的家人、家庭、家鄉發生的變化看個夠,把嫻熟的爹娘、勤勞的丈夫、孝順的兒女介紹得繪聲繪色,致人困苦的視力一級殘疾把她隔絕于五彩繽紛的世界。

假如給他一雙健全的手,年滿47歲的中年男子趙友良不會赴身扛物、赴胸勞作、赴臂進餐,他會牽著雙目失明的妻子行走在街坊、偎依在胸懷、擁抱在人間,雙手致殘的二級殘疾把他隔絕于用手創造幸福的世界。


43781.4163048843_0cc4a0afc5e2ee86a5eab964aa04ccd.jpg


這是正安縣中觀鎮鮮光居十二盆組的一對殘疾夫婦致貧的根源。

貧困并非從天而降


43781.4163074074_48d6659921660d8b625ea46dcc1c3ba.jpg


趙友良出生于1973年,那是物質極度匱乏的時代,勤勞的爹娘按時與生產隊的勞動力一道集體勞動、統收統分。小孩留在家里,牲畜抽空飼養,趙友良是家里長子,一歲左右,一人在屋里地玩,鍋里燒沸的豬草飼料他無知地當成玩物,雙手在沸騰的水里煮個壞死,從此開始用手臂拿捏東西,貧困漸漸地不期而至,伴隨著趙友良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。

趙友良的妻子簡琴不是同鄉同村人,出生于本縣班竹鄉新模村盆塔組的一個多子女之家,1979年正當包產到戶農民生產積極性高漲時,一簡姓人家在有了兩個哥哥后添生了簡琴,此后還有一弟一妹。五歲前,她如同其他同齡人一樣歡快,父母以早出晚歸整天忙碌在田間地頭。那年月,要五個子女都吃上飽飯絕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病魔悄悄降臨在簡琴身上,堅韌的小姑娘忍著疼痛,有時痛著痛著就睡著了,經親戚介紹,父母忙送到一個治眼睛的土醫生治了40天,再送到縣醫院時為時已晚,據回憶,起初右眼略有光亮,后一切都變成漆黑。在大多數溫飽都未解決的年月,簡琴增加了失明的痛苦。

戀愛緣自大嫂的慧眼


43781.4163097569_5337477205af83b726acded20dae366.jpg


1999年,年界26歲的無手青年已經接過父母種植烤煙的技術,成為種植烤煙“能手”。雖然他沒了雙手,但有足夠的智慧就著身子、手臂、胸脯、口、頸、臉龐、將種烤煙的整地、種植、打頂磨芽、烘烤分級、扎把交售一系列農活捉摸出來。開始比常人慢了些,但孰能生巧、最后與常人差不多了。據趙友良回憶,“我手下有一個雙手雙腳天生殘疾的弟弟和兩個妹妹,眼看爹娘年歲漸老,弟弟不能自力糊口,妹妹成年要出嫁,很難想象我和弟弟的未來。”

趙友良個子不高,但長相勻稱,寬闊的額頭下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,言語不多,從不吹牛拍馬,憨厚老實中不乏聰明和睿智,又不煙不酒不賭,自然討人喜歡,他早就不種苞谷多種烤煙,又將水田改為旱地,在村民眼中獨樹一幟,在鄰近村落小有名氣。

女大當嫁,正值青春年華18歲的簡琴父母愁著閨女安家落戶,還是一親戚熟知婚姻緣份,為趙友良和簡琴牽線搭橋。“不管媒人怎么說好,大嫂主動和母親果斷前往趙家腳踏實地了解才放心,假若名不符實,不善待簡氏姑娘,那可對不起這個可憐的妹妹。”簡琴回憶大嫂的話,不失臉色靦腆,心存感激,激動地說,“大嫂第一次來趙家時,趙友良正在烘烤煙葉,還將種煙收入蓋了一個小平房,雖無雙手,仍麻利地做著烤煙農事,待人接客知禮節,明顯看得出誠實勤勞堅韌不拔。”大嫂說的話,簡琴至今還記得,“我嫁到趙家,深深感謝大嫂。”

天上不掉餡餅


TIM圖片20191112112347.jpg


趙友良2016年底已經脫貧,全家6口人,評為精準扶貧戶是2013年底的事。作為低保兜底保障對象,每年加上三個重度殘疾的護理費,一共有19020元的低保金,是今年才有的政策標準。“目前,我將國家兜底低保金當作烤煙生產成本,就近請勞動力彌補我倆夫婦眼、手殘疾的缺陷,不讓貧困傳給下一代,不讓日子返回從前。”趙友良介紹說,“2016年我主動申請脫貧,占地160平方米的三層樓房竣工了,當年有5萬多元的烤煙收入,一男一女都在縣城讀私立中學,吃穿是國家保障的。”

三次完成住房保障,艱辛的勞動隨時考驗著趙友良的智慧。雙手都不能執筆只得用雙臂夾住筆桿書寫作業,棄筆從農是為必然,當年讀了一年初中的趙友良毅然放棄讀完初中的設想。他把智慧用在發展生產上,承接父親種煙成為家里的頂梁柱,將煙房設計在父輩分的一間木房旁邊的坡坎下,把烤房建成兩層或三層門,這樣方便烤煙烘烤運進運出,減少高層烤房沒有雙手的不便。他把完成樓房建設分成三步走,1996年建成的一層平房與烤煙房連成一體。2001年,將一層平房升為二層,好用于烤煙存放,作物資儲備。第三次于2016年完成三層樓房,160平房米的“一套四”大廚大廁,最后裝修成令人羨慕的住宅,國家扶持他改房、改圈、改廁、改廚,他率先在貧困戶中完成了看似不能完成的住房保障。

一次特殊的領獎


4b5b454d9b6bdb99e760cce00344c00.jpg


困難常常光顧弱者,但困難向來就怕強人。趙友良棄學種煙至1988年始,那時種煙農戶不多,村民大多種糧為生的自給自足,他把眼光投向經濟作物,知道一個雙手殘疾的人種糧食是不能養活家庭的,慢慢地完成了種煙建房大業。2016年開始把國家低保補助用于聘請烤煙生產急需勞的動力。5萬多元的純利潤激發他流轉土地增種擴種的斗志,2017年他流轉土地150畝,種煙150000株,成為全鎮種煙大戶,雖然當年大面積氣候死煙不可抗拒,但他把烤煙保險金和利潤全部付給農民工,不欠分文。政府表彰這位有才、有德、有志的“種煙大戶”,頒獎當天,鎮大會場座無虛席,頒獎文件里趙友良的名字排在種煙大戶的前頭,只見走向主席臺的是雙手皆無的“無手能手”,當領導給他授獎時,伸出的是一雙令人心痛的雙臂,恰似農村火鉗夾住獎牌,他像平時干活那樣,頭、頸、胸配合,用雙臂夾住獎牌貼在心窩里,好在領導及時走下臺階,化解了不能接住獎牌的尷尬。從此,趙友良成了種煙致富的活教材,感染著干部、感染著村民、感染著正在脫貧的貧困戶。

恩愛夫妻、不斷親情


027e912878a62791cc19320bd8c2c30.jpg


趙友良家住在名叫十二盆的山梁上,名字好聽,可尋找不到一塊像樣的平地,他結婚后,生育一男一女,為了兒女多讀書習字,將他們送到私立中學讀封閉式學校。簡琴尤其喜歡小女,放假回家,領著到中觀街上感受熱鬧的世界。

2016年他家修建房屋時,簡琴經常上街購物、付錢,一年間,街坊常見夫婦倆的身影,趙友良走在前面,簡琴走在后面,輕輕拉住丈夫的衣服、或是摸著丈夫背上的背簍,丈夫邊走邊說坡坡坎坎、左實右虛、靠左靠右,形如一對初戀的情人。簡琴說,“支付建房較多款項,我要參加,怕多付了我家趙友良用拆騰身軀換得的血汗錢。”“支付大的買賣,我要參加,怕多付了我妻子摸黑種煙換得的汗水錢。”趙友良說。

趙友良家后邊有兩棵雙杈古樹,同根雙株,極為名貴并掛牌保護,一年一度按時煥發出積極向上的枝葉,清翠欲滴,金枝玉葉,深深扎根在土壤里、石縫中,尤如一雙恩愛的夫婦,永傲視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霜雪。


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關信息
福建体彩11组5开奖结果